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最新活動
行?廣州丨千年大嶺村,菩山環座后,玉帶繞門前,浮生半日閑
發表日期:2018/11/27 16:47:24

- 導語 -


  國務院于今年9月印發《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對歷史文化名村等自然歷史文化特色資源豐富的村莊,提出應努力保持村莊的完整性、真實性和延續性。切實保護村莊的傳統選址、格局、風貌以及自然和田園景觀等整體空間形態與環境,全面保護文物古跡、歷史建筑、傳統民居等傳統建筑。

  大嶺村作為廣州第一條國家級的歷史文化名村,在歷史文化存續方面有著不少值得我們細細品味的地方。

大嶺村的格局與輝煌


蠣江涌頭 半月古村

大嶺村位于番禺區石樓鎮菩山腳下,依山傍水。從圖上看,古村落沿玉帶河一端環繞,呈現半月形的形狀,玉帶河隨著水流匯入蠣江涌,形成“蠣江涌頭,半月古村”的格局。

圖片來源:航拍大嶺村(自攝)


9000、900、100、19、1

大嶺村有保存較完好的嶺南風格建筑群約9000平方米、村落歷史近900年、出過100多個九品以上的官員、擁有19處不可移動歷史文物、是廣州市第1條國家級歷史文化名村,這些數字證明了大嶺村的歷史文化的厚重,在珠三角甚至全國都是不可多得的歷史文化古村落。


夜空中最亮的星

九百年時光,在大嶺村身上留下很多歲月的痕跡:街巷肌理的延續、生產方式的記錄、宗族制度的體現、戰爭事件的參與、中西文化的融合。顯宗祠、蠔殼墻、玉帶河、龍津橋、三遝廟、大魁閣、里巷等每一處都是歷史的記錄者,哪怕從名字上都能感受到濃厚的文化氣息,它們宛如夜空中最亮的星,在大嶺村乃至番禺區、珠三角這片星空中共同閃爍耀眼的光芒。



場景一:顯宗祠——近現代史的縮影


三進兩天井

在珠三角,只要有古村落,就必然會有祠堂,祠堂是一個村落最重要的精神場所。顯宗祠,又名“凝德堂”,是大嶺村最具標志性、村中保留最完好的古建筑,有約500年歷史,是紀念九世祖先陳順民而建,于清朝乾隆年間重修。

顯宗祠建筑面積1632平方米,建筑寬敞,裝飾富麗,總體為三進兩天井結構,頭門四層蓮花斗拱。大門口上牌匾刻著“顯宗祠”三個大字,東西兩側有青云巷,東西有鐘鼓樓。大天井用白麻石鋪砌,兩側有東西連廊。祠堂的梁柱以木雕裝飾,上面的人像、圖案、飛禽走獸,栩栩如生。


沉浮五百年

顯宗祠在歷史上經過幾次的功能變遷。在五百年的歷史中,從最初作為單純的宗族祠堂存在,到上世紀40年代抗日戰爭至80年代的抗日戰爭動員地、為掩護抗日戰爭而辦的村小學,再到目前作為村內老年人活動中心,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它是中國近代發展史的一個縮影。

顯宗祠門外(自攝)

航拍顯宗祠(自攝)顯宗祠門匾上的雕塑(自攝)


在顯宗祠內悠閑看報的老人(自攝)



場景二:龍津橋——中西融合的見證


番夷獻盤 橋聯東西

龍津橋建于清康熙年間,現為番禺區最古老的石拱橋之一。該橋于2008年12月公布為廣州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它是由紅砂巖石砌筑的雙拱橋,橫跨玉帶河(大嶺涌)上。橋長28米,寬3.2米,東西有引橋。橋墩有分水尖和鳳凰臺,橋面兩側各豎14根石望柱,15塊浮雕欄板。橋中央外側陽刻行書“龍津”二字,上款為“康熙年”。橋北側西端一方欄板上鐫有一西洋人(古代也稱“番夷”)捧盤跪獻的圖案,是石雕中較有特色的,殊為罕見。洋人入像是當時嶺南文化與西方文化相互交融在鄉土建筑中的反映。


嶺南文化研究是一項持續的工作

中西文化融合源遠流長。自漢代以來,海洋給嶺南帶來商業和開放的優勢,因此在建筑、園林等方面,形成了既吸收了西方的文化要素,又與本土環境相和諧的嶺南文化。嶺南文化并非一成不變,在不同的歷史階段有著明顯不同的特征,至今也沒有一個統一的定義。因此,對嶺南文化的持續深入研究是一項必要的工作,而這也是我中心基本且重要的一項職責。

龍津橋全影(自攝)

龍津橋(自攝)

龍津橋欄桿上的洋人像(大嶺村村史資料)

場景三:深里巷——淳樸生活的記錄


五板白石街 鰲魚主心骨

大嶺村之所以能夠有如此重要的地位和吸引人的魅力,除了眾多的祠堂、廟宇、門樓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它的街巷系統。大嶺村的村居建筑群依蠣江涌和大嶺涌而建,因此形成半月形,猶如一條水邊的“鰲魚”。

五板白石街就是這條“鰲魚”的主心骨。白石街建于清光緒二十三年(1897),丁酉夏興工,由遷居潭州二弟兄弟回來主理。五板白石街全長約500米,寬約2米。現在白石街經過整修,街面十分平坦,約長800米。


里巷深深 民風真真

與白石街相正交的是眾多的里巷。一般情況下,街道兩端都是直通的,則為巷;巷頭通大街,巷尾不通,類似北方“死胡同”,則成為“里”。里巷的寬度一般都在兩米內,里巷兩邊的村居大門一般沿著里巷對設,形成“抬頭不見低頭見”的良好鄰里氛圍。里巷不僅是村民日常的出行通道,這里也記錄了村民日常生活的悠然自得,鄰里之間的互幫互助,街頭巷尾的淳樸民風。

大嶺村街巷系統(《中國歷史文化名村廣州市番禺區大嶺村保護規劃》

鰲魚形象(網絡)

里巷生活場景(自攝)

場景四:蠔殼墻——與海為伴的印記


千年磚 萬年蠔

根據民間說法,“千年磚 萬年蠔”,說明以蠔砌墻具有一定的歷史以及實用性。珠江三角洲出海口周邊的漁村和農村,過去養蠔成風,蠔殼資源豐富。蠔殼既可以燒制亮灰作為砌磚瓦的粘結材料,又可以作為砌墻的砌體材料,是古代生態建筑的見證。目前,大嶺村的兩塘公祠、朝列大夫祠、永思堂等山墻和圍墻仍可以看到蠔殼墻的完整構造。

其中兩塘公祠的蠔殼墻已有600多年歷史,身高9米,墻體厚約60厘米,每平方米至少需蠔殼1000個以上,有人估算這面墻要用蠔殼十多萬個,堪稱廣州面積最大單體蠔殼墻。


地質變遷的教科書

蠔殼墻更是見證了珠江三角洲的地質歷史變遷。有了海洋,就有蠔,隨著海岸的后退,大海變桑田,就形成了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盆地形成沉積了海陸交互的砂、礫、泥質夾腐殖層及蠔殼層,沿海地帶分布著不少蠔礦帶,蠔礦帶是古海岸線變遷遺跡的重要物證。

蠔殼墻(自攝)

結語

  行走于大嶺村中,細細品味顯宗祠、塔香、菩提樹、石板路、蠔殼墻、玉帶河、龍津橋、里巷等等這些獨特的歷史文化元素,讓人心中不自覺產生與歷史對話,感受到與現代城區截然不同的慢節奏、慢生活,時光在這仿佛沒有了意義。因此,對于這一處歷史文化如此深厚的寶藏之地,如何更好地保護與存續是我們需要重點解決的問題。

  2017年3月,由廣州市城市規劃設計所聯合廣州大學共同編制的《中國歷史文化名村廣州市番禺區大嶺村保護規劃》獲省政府批復,為大嶺村的發展和保護,提供了明晰而嚴格的規劃章法。

  在如今國家提出鄉村振興戰略規劃的新背景下,結合歷史保護,合理利用村莊特色資源,形成特色資源保護與村莊發展的良性互促機制,講好大嶺村的“鄉村振興故事”,是大嶺村、政府機構以及相關設計機構亟需解決的一項重大課題。

策劃 | 梁旭初 鄧炯華

文案 | 鄧炯華 王政杰

編輯 | 莫君寧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廣州市嶺南建筑研究中心所有,轉載需保證內容完整且在顯著位置注明“轉自廣州市嶺南建筑研究中心(微信號:LARC_UPDS)”

上一條:嶺南中心參與編制的兩個歷史文化街區保護利用規劃通過市名城委審議
下一條:活動回顧 | “傳統中軸線地區鹽運西街試點詳細設計及實施方案公眾意見征詢活動”圓滿結束

馬上關注我們

Copyright ? 2016 廣州市嶺南建筑研究中心 版權所有. 粵ICP備16119977號-1

技術支持:廣州三五互聯
极速时时开奖网